3“好吃吗妈妈?”剧情和踩B安全套爆汁 (第1/6页)

加入书签

徐走舟坐在台灯旁,写自己另外加的理综试卷,台灯的光线明亮,能够清楚的看见徐走舟右边脸颊上红肿的巴掌印,是兆水将车停好后打的。

除去旁边的复习资料,还有一个陶瓷盘子里装着两个剥了壳的鸡蛋,用来给徐走舟敷脸。

在学校作为老师,在家中作为长辈,兆水在徐走舟的整个生活当中担当着照顾与教育的地位,有床铺上的奖赏,同样也有行动上的责罚。

徐走舟从来不是世俗意义上的乖孩子,因此他从兆水那里获得的惩罚很多,因为说了脏话,所以落在脸颊上的巴掌印当然算其中的一个。

但是徐走舟并不抗拒这样的责罚,某种程度上甚至有些喜欢。

兆水从来都以为惩罚能规避掉小孩的恶劣行为,但对于徐走舟来说,他靠吸吮疼痛中的爱意,和巴掌之后的鸡蛋而活。

桌上那放着鸡蛋的小小盘子让位置更显拥挤,因为这本就不是给高中生准备的桌子。

这本来是兆水自己的书桌,这个房间是他的书房,在回来的第二个星期,兆水在市中心租了套独居小公寓,因为地段好,租金略高一些,是两室一厅,大的卧室装了书架和桌子,去放大学宿舍里堆不下的典藏书。

徐走舟是在一天夜里找到他家的,他的外套全部被雨淋湿,然后就占据了兆水刚装修好不久的房间。

徐走舟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,他妈妈是兆水的继母,后来难产去世了。

徐未深是个痴情种,却不是个正常人,他的白月光兆女士生下一个双儿,取名兆水。

那时候双性还未得到普遍大众的认可,于是在徐未深的坚持下,仅仅时隔一年竟然再次怀孕,在七个多月的时候受惊血崩,一尸两命。

徐未深照着逝去妻子的模样又娶回了个有八分像的老婆,结果又是难产去世,生下了徐走舟。

克夫的听的多,克妻的倒是少见,徐未深可说是克妻克出名了,就没再娶过老婆。

第二个老婆去世,徐未深大为伤怀,比第一个老婆去世还要伤心,家里边一个半大的孩子,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,他是半点心思也不顾。

于是在那段昏暗的日子里,几乎是兆水把骨头还没长硬的徐走舟奶大。

小孩子小,心智也不全,雏鸟情节很深,喜欢把第一个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叫作妈妈,兆水教过他,说应该喊哥哥,他问为什么,哥哥是什么意思。

徐走舟太小,说话也说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小叔叔(双/仙魔) 纯情小美人被流放 渡春风 热腾腾的泡面 听说我爸给我找了个小妈 【总/攻】不站街站你头上吗? 社畜不好当 食物语同人脑洞 万人嫌的末日生存手册(np) 本以为即将走上人生巅峰,谁料绑定了凰文系统 迷乱(sp) 年下混账弟弟强势侵占(高H) 墙角余烬 【银土】接吻铃 被奇怪的东西缠上了 《杀破狼》长顾补车 电影之外 少年漫反派翻车后(双) 隔壁墙的房客 被拐卖后反杀了全村人(np高h)